请先绑定手机号

位置:首页 >原乡

007真人007真人

送给每个孤独的童年。——题记

阿黄的家,住在骑龙坳砖厂。

可他却喜欢呆在月亮湾,离骑龙坳不远的一个村子。有月亮的地方,就有闪烁的星星。

“奶奶总是那么忙。”

说话时,阿黄的朋友,泛着盈盈泪光。

阿黄会安慰他:“就算找个人聊天,也会因为有所顾虑而不能如愿,而头顶上的星空,就不会为这个世界的忙碌而累,我们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找星星聊天了。”


阿黄这样说了,马上就开始自责。或许,他不该这么多管闲事,要知道,很多的无妄之灾,就因管不住一张嘴。

何况那时,阿黄还没把那个人当做朋友。

“你也没有朋友吗?”

阿黄有点胆怯,可还是回应了他,点点头。

“大人都很忙。”

阿黄与他,并肩坐在大青石上,望着晚霞染红的一湾河水,都很安静。一只飞鸟,掠过橘红色的落日,飞向河湾的尽头。

“他们都叫我小黑。”那个男孩,站起来,跳下青石,“我要回家了,奶奶一定做好晚饭了。”

阿黄想挽留他,与他一起看落日。

“我叫阿黄,出生在砖厂。”

小黑转过身,对他笑:“很高兴认识你,阿黄。可我真的要回家了,不然,奶奶又要唠叨。”

迎着晚霞,阿黄一直望着小黑的剪影。

“你会数星星吗?”

“会呀。”

阿黄很兴奋,就如一个落水者,将要沉入河底,突然抓住了一根稻草一般。他已经感觉到,可以与小黑做朋友了。

“我也喜欢数星星。”

小黑停住脚步,又返回到大青石旁,盯着他,看了一会儿:“狗狗也会数星星吗?”

阿黄不再说话,直到小黑消失在山坡后。

小黑走了很久,阿黄还蹲在青石上。不知何时起,天上挂满了星星,就像蔓藤上沾满了的萤火虫。

“好美啊。”

山坡的那边,遥远的月亮湾,传来阵阵呼唤声。阿黄竖起耳朵,他听到了,那阵阵呼声。

“小黑子,小黑子——”

阿黄转身,小黑正站在他身后。

“你怎么还不走?”阿黄觉得,很奇怪,他猜不到小黑,为什么会去而复返,站在他身后不说话。

“你会原谅我吗?”小黑问。

“什么?”

“我嘲笑你。”

阿黄顿了片刻,捂着胸,哈哈笑:“当然不会怪你,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,我妈妈经常说……”

他又停顿了。

小黑喃喃自语,说不怪他就好。

阿黄知道,他的朋友,这次离开,就真的要回家了。浅薄的夜幕下,小黑的影子更模糊了。

“妈妈说,我是一只怪狗狗。”

这次,小黑在消失在山坡之前,冲阿黄大声说:“我们可以一起数星星。”

阿黄跳下大青石。

他趴在青石旁,一片枯草丛里。

那颗最亮的星星,又如约而至了。阿黄觉得,那颗星闪烁的模样,就像他妈妈的眼睛。

“我认识了一个朋友,妈妈,你还好吗?我朋友的名字叫小黑,他真的有点黑呢!”

阿黄咯咯地笑了,竟然笑出声来。

远处,芦苇丛里的白鹭,一定是在梦游,把脚下的水,弄得哗哗响,可没有惊扰阿黄的梦……

“阿黄,快来吃骨头。”张奶奶像往常一样,拄着拐棍,蹒跚走来,丢给阿黄一根肉骨头。

阿黄卷起舌头,舔着口水。

他想过去,可一直不敢动。张奶奶已经死了,就在砖厂拆迁的前一个月,她跟随着砖厂,永远地消逝在了骑龙坳。

可是,那根骨头,太诱惑了。

阿黄站起来,决定走过去,啃那根骨头。它还冒着热气,一缕缕的薄雾,萦萦绕绕,飘入阿黄的鼻息里。

“阿黄——”

是妈妈的声音,可能是太想念妈妈了,听到这个声音,阿黄就哭了。他转过身,看到了妈妈。

“妈妈,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?”

妈妈过来抱着他,就像他躺在了一张最柔软的床上。妈妈说,阿黄永远是她最爱的儿子。

“不要离开我。”

妈妈没有听他的,而是跟着张奶奶的脚步,走了。她们走得并不快,可是阿黄就是追不上,双脚像被捆住了一样。

阿黄醒来,他一身都湿透了。

漫天的星空下,青石旁,一丈高的蒿草,泛着亮晶晶的光,在凉风里摇曳。那不是萤火虫,而是深秋的寒露。

太寂静了,阿黄望了一眼芦苇丛:“可能,小小白正在她妈妈的怀里,做着美梦吧。”

他想跟小白鹭做朋友,可是,白鹭妈妈很反对。

阿黄想了很久,都不知道为什么。

“可能是,白鹭妈妈很讨厌我吧?”在一个黄昏,阿黄把心事说给雏菊。他就趴在雏菊身旁,一直说。

雏菊不以为然,她不认为,白鹭妈妈对阿黄有意见。

“我们需要的,就是被别人需要的感觉。我们需要的,对别人来说,是不可或缺的。我们需要一个朋友,打发掉所有空闲的时间,放弃自我,转移我们的注意力。”起风了,雏菊的头,摇得更厉害了。

终于,风小了。

雏菊又接着说:“我们需要一个对我们上瘾的朋友,互相上瘾。”

阿黄盯着落日,沉静了许久。雏菊看了他几次,都没猜到阿黄看着落日的时候,心里在想什么。

又过了许久。阿黄问:“他们都喜欢玫瑰花,不是吗?他们不怎么喜欢雏菊的呢,你不会生气吗?”

雏菊没说话。

“你也会生气,是不是?”

落日的余晖,毫不吝啬地都撒在了雏菊的身上。在这片旷野里,雏菊一样绽放得毫无保留。

“当他们占卜爱情时,能想到我,就很美好啊。”

阿黄和雏菊的谈话,是他妈妈去世后,阿黄说话最多的一次。所以,阿黄把雏菊也当成了朋友。

拂晓、晨风,凉如水的夜,阿黄想起雏菊,想起刚刚认识的小黑,他会觉得很暖。不再那么孤单。

远处,月亮湾的鸡叫,撕破了寂静的夜。紧跟着,芦苇丛里,也传出片刻的动静。

天上,那颗星星,就挂在阿黄的头顶。阿黄遥望那颗星辰的时候,星星也在向他微笑。

“妈妈——”阿黄蜷缩身子,又睡着了。

天亮了,太阳升起来了。

阿黄目送小小白一家从芦苇丛振翅高飞,飞向了他不知道的地方。让阿黄高兴的是,小小白还跟他打招呼:“早上好,阿黄。”

“早上好,小小白。”

送走了小小白,阿黄离开了大青石。他要去找朋友了,可能,雏菊也很想念他了吧!

白天,阿黄都和雏菊在一起。

他绕着雏菊,不停地跑圈,刚开始的时候,他跑得很快,很快。带起的风,把雏菊逗得东倒西歪。

“阿黄,你能不能慢点,我都要吐了。”

阿黄想跑得更快,可他太累了。他就趴在地上,吐出舌头,向雏菊做鬼脸,雏菊会咯咯笑。

歇了一会儿,阿黄又开始了。

他竖起尾巴,加速跑。他身后的黄土地,像不通风的烟囱,冒起了滚滚尘烟。这可把雏菊呛坏了。

“咳——咳——”

雏菊扶着腰,哀求阿黄:“阿黄,求求你了,不要再跑了,我实在受不了啦,咳——”

天都黑了,阿黄才想到饿了。

他与雏菊道别,雏菊问他,为什么不能就留在雏菊地呢。阿黄说,他不喜欢在别人家过夜。

阿黄来到大青石旁,除了已经拆迁了的砖厂,在阿黄心里,大青石就是他的家。

小黑果然信守诺言,天上挂满星星的时候,他真的来了,还给阿黄带了吃的馒头。阿黄看着他,还有他手里的馒头,许久没说话。

“我以为你只是说说。”

“怎么可能呢?”小黑说,“小孩子说话算话的。”

他们两个并肩坐在大青石上,都抬着头,看那满天的星辰,极像无边无际的海上那些点点的渔火。

“你妈妈呢?”阿黄问他朋友。

“去很远的地方了。”

“你妈妈呢?”

“也去了很远的地方,”阿黄忧伤地说,“可是,那个很远的地方,到底有多远呢,也不知道。”

他们两个,沉默了很久,很久。

阿黄的朋友说,他奶奶告诉过他,地上去世了一个人,天上会多一颗星,如果太想念了,抬头看星空,就看得到。

“我们来数星星吧!”

阿黄说着,就开始数星星了,他从最亮的那颗星数起。如果小黑的奶奶说的是真的,那么,那颗最亮的星星,就真是妈妈。

寂静的山坡上,阿黄和小黑,一颗一颗地数星星,数了很多很多。他们也都看到了自己的妈妈。

就连不远处,芦苇丛里,白鹭也像在弹钢琴一样,啪嗒啪嗒地,拍打着河水,在这个美好的夜。

“一只会数星星的狗狗。”

“不对,不对!我说错了。”小黑马上纠正他自己,“你是一个会数星星的孩子。”

阿黄与小黑,都笑了。

漫天的星星,也都跟着他们,眨着眼,嘻嘻笑。

大凉

责任编辑:李佳芮

版权声明:金沙娱城9170是资阳新闻传媒中心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《资阳日报》、资阳广播电视台视听节目的唯一合法媒体,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,但务必标明出处“金沙娱城9170”和作者姓名;资阳市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,必须与本网签订协议。如若违反,金沙娱城9170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转载要求:转载之图片、文件,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,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。

网友评论

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

全部评论 0条评论
    暂无评论

请先登录

领彩金不限ip